新闻聚焦

的卜濒临失传 抢救迫在眉睫

时间:2017-12-20 15:46:17  作者:版主  来源:中国施化果桃网  查看:602  评论:4
内容摘要:编者按:金华美食“的卜”,以香、脆、甜、薄的独特风味赢得口碑;具有香而不艳,脆如不碎,薄如蝉翼的典型特征。目前,在汤溪会制作“的卜”的只剩下两家小作坊,每家小作坊只有五六位年长者会制作。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人类经过千百年来发展与积淀下来的宝贵精神财富,它是一个民族文化的体现与象征,有...


编者按:金华美食“的卜”,以香、脆、甜、薄的独特风味赢得口碑;具有香而不艳,脆如不碎,薄如蝉翼的典型特征。目前,在汤溪会制作“的卜”的只剩下两家小作坊,每家小作坊只有五六位年长者会制作。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人类经过千百年来发展与积淀下来的宝贵精神财富,它是一个民族文化的体现与象征,有着重要的文化意义与历史意义。因此,传承与发展非物质文化遗产对于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而言是至关重要的。   
吴慧贤  施化果报道】三年前,吃过汤溪产的“的卜(音dibo”;问了几位同事,他们都说不晓得金华有这种食品。我去食品生产处咨询,处长李康锋告诉说:“汤溪生产的的卜,只有两个农家生产,由于保质期很短,生产量很少;加上厂家也不注重宣传,这个产品的名气也就没有什么影响了。”

微弱的声

我问商广处范竹君有无吃过“的卜”,她反问道“施老师,您说什么的卜?

时,同事周梦梦未等我开口,她插了一句,施老师,的卜不是包装内盛放的小萝卜我说:“不是萝卜,是汤溪生产的一种食品,很薄的、很脆的,味道很好。”我回她话说。

范竹君一边看着我,一边朝我摇摇头说:“没吃过的卜,我是第一次听说。”在旁的同事周梦梦竖着耳朵聆听着我们在谈的卜,她有一种失落感,说:施老师,我听都没听到过的卜,更何况吃了。“的卜在金华没有名气看来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不知道,好遗憾啊!”我说。

金华市面上既然有销售“的卜”的,那么是否有人注册过商标呢?范竹君在核查后,对我说:“施老师,汤溪有一家企业注册了商标‘的卜’。听到有人注册了“的卜”商标,我一边为这个拥有知识产权的人而高兴,一边为“的卜”被注册呈商标而感到迷惑不解,既然“的卜”是一种食品名称,为何被人注册呢?范竹君看出我的一脸疑惑,她解释说,国家商标局不知道金华有这种食品名,所以通过了。金华市局相关人员说,“‘的卜’是一种食品通用名称,国家商标局获知后会撤销商标持有人的使用权。

“的卜”来历

我是个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为进一步地了解“的卜”的有关情况,同事胡伟华向我提供了“的卜”商标持有人丰启生师傅的电话。我拨通了丰师傅的电话,向他说明我和报社记者要去现场采访。

1215日,天空不作美,冬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我和金华日报记者登上开往金华至汤溪的班车,经过一个多小时车程到达汤溪镇终点站。在汤溪市场监管所陈秋贤的陪同下,我们按照事先约定抵达高义村生产“的卜”的企业——金华市五谷丰食品厂。

高义村横路村毗连,和东畈村、黄塘村、黄塘村并称“丰氏五村”,村民大多姓丰,我国著名漫画家丰子恺的祖地便是黄塘村。

丰启生说:“产品要进入市场,既要有一个地方文化底蕴的,又要叫得响的名字。为这个产品名字,我花了不少心思。”

2007年,丰子恺女丰一吟亲笔题词“金华的卜”丰启生说:“在生产队那个时间,过了冬至节就要制作的卜,写的字是水滴下来的‘滴’,包围的‘包’。我们汤溪话,‘滴’是掐的意思,‘卜’和包的音,读起来不分的。丰子恺女儿可能听错了我们的发音,就写成了‘的卜’。”

那么,的卜究竟出于哪一个老祖宗之手,已无考证。汤溪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的卜”,流传至今的只有一个美丽动人的传说:

相传明朝末年即16443,闯王李自成的农民军攻破明朝首都北425日,崇祯皇帝朱由检在紫禁城景山自缢身亡;蘭妃娘娘假扮难民南下避难,途径汤溪高义村时病倒,好心的陈姓嬷嬷收留。蘭妃娘娘为报答这位嬷嬷的救命之恩,临别前留下一支价值连城的双龙玉杯,并把皇宫点心“的卜”的制作技艺传授给她,正所谓是“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的卜”风味一绝

“的卜”松脆细滑、香甜可口,是一道风味十足的美食;它起源于明代,如今已经流行在金华婺城的集市上。它的馅和外皮都是不可多得的美味,馅料从流传至今,一直都用的最美味的配方,而外皮则带有微弱的柔软感或酥脆感。

制作的卜的糯米蒸煮后要拌入麦芽,再用榨糖架榨出汁,放入锅里熬6个小时,直到熬成晶莹透明的麦芽糖。芝麻馅要晒磨,把馅料包进饴糖,然后压揉,一直揉到透明为止。工人们制作成的的卜硬币

丰启生说:“我们一共只有五六个工人,由于销量不好,生产上很无奈,停停做做。我们有自己的《企业标准》,原先有QS食品生产许可证书,去年改为专业生产“的卜”的CS标识。我曾经申请的商标“的卜”怕引起争议,在包装上使用备案商标‘丰氏’。但欲想进入超市销售,超市方面要求递交《企业标准》,还需要我交纳3万元进驻超市的押金。由于销量问题,我们的产品也就没有进驻超市。

与高义村相连接的横路村“丰氏”牌的卜师傅丰承秀,曾在2012年获评首批金华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婺城的卜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也遇到同样的困境,也只有雇五六个人制作的卜。儿子丰伟江为了传承技艺,就放弃了在外打工,回到父亲身边帮忙;他曾四处参加“非遗市集”活动展,但没有吸引“新生”力量加入。每逢腊月和正月,已过六旬的丰承秀依然亲自上阵,还要请哥哥一家人来帮忙生产,过了正月初一往往就要开工制作的卜了。

     儿时的记忆

    “一双双长满老茧的双手,在指尖上制作出流动的美味,一声声嘶哑悠扬的吆喝,唤醒的不止肚里的蛔虫,还有儿时的记忆。”陈秋贤说自己是吃着“的卜”,听着“的卜”的故事长大的,“小的时候,只有在冬天里,才有一些老大娘走街串户,提篮售卖的卜。那时,的卜埋藏在篮子中的砻壳里,大娘就小心翼翼地从稻子里神奇的挖出一片一片‘的卜’……等待的过程总是感觉那么漫长。”

时光流逝,陈秋贤已扎根汤溪工作了25年,说在给孩子们买“的卜”的时候,也会跟他们讲讲关于“的卜”的故事,“乾隆皇帝微服江南浙江衢州府时,经过汤溪白沙驿站,品尝过‘的卜’的美味,并连连称赞。”

与汤溪镇接壤的龙游县湖镇,1985年从原金华市划归龙游县。湖镇农办主任朱宝香是我的同班同学,我想她应该对的卜有所知情,于是就致电向她了解一二。她对我说,“我怎么不晓得的卜?我家与原中戴乡隔壁,一听到有卖的卜的,就拿糯米去调换。小时候,我们兄弟姐妹还抢夺的卜,如果抢不到的卜吃,还吵架呢!以前,每逢冬至节开始,就有汤溪人挑着货郎担子,到我们湖镇来卖的卜,五六十岁的人对的卜都有难忘的记忆。”

儿时的记忆,挑着货郎担的汤溪人,串街走巷吆喝着独一无二的的卜,诱惑着大大小小的吃货,让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人回味无穷。朱宝香欢喜之余,也有所遗憾,她说:“现在,我们湖镇街上已看不到卖的卜的了!不晓得为什么?”

目前,的卜被列入金华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丰承秀是的卜制作技艺的传承人,他说,“过去,我们汤溪有很多人会制作的卜,但销路问题和技艺难度问题,年轻人都不愿意学这门技术。原来有好几家制作的卜的,他们都放弃了老祖宗留下来的独门手艺。”为传承中国传统文化不被这代人失传,丰承秀把技艺传授给儿子。他儿子丰伟江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对的卜有深厚的感情,从小吃到大,附近人都晓得横路的卜好吃。我父亲是非遗传承人,我有责任把的卜传承下去!”

 

的卜濒临失传  抢救迫在眉睫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