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细菌战

龚更生回忆亲人遭受日军细菌战

时间:2019-05-05 20:28:25  作者:版主  来源:中国施化果桃网  查看:3  评论:0
内容摘要:   地点:浙江省金华市金东区源东乡我叫龚更生,中间这个“更”字原先是树根的根,当年为了响应国家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号召,把名字改成“更”生。我原本是金华乾西乡雅宅村人,那里的房子被土匪烧掉了。1942年上半年日本人先是飞机在金华县轰炸,之后四月初八,日本人打来了。那个时候,我家...

   地点:浙江省金华市金东区源东乡

我叫龚更生,中间这个“更”字原先是树根的根,当年为了响应国家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号召,把名字改成“更”生。我原本是金华乾西乡雅宅村人,那里的房子被土匪烧掉了。1942年上半年日本人先是飞机在金华县轰炸,之后四月初八,日本人打来了。那个时候,我家里还有奶奶、父亲、母亲、一个妹妹、一个弟弟,后来又有了一个弟弟,这样一共七口人。全家人都是务农的,生活很艰苦。日本人来过雅宅,那个时候我十六岁,两次被日本人抓去做苦力。头一次是我自己逃回来的,后面那一次是被放回来,两次间隔时间不长。之后也有一次,我被村里派去给日本人干活,活干好就放回来了。我的右脚大拇指那里,走路的时候碰了一块石头,挑破以后先是发炎了,后面脚才烂的。烂脚的地方有一点点痛,伤口周围痒的,那里面有脓水流出来。我们村里当时有医院,医生有药,有治烂脚的药粉。医生叫叶茂,三十多岁,是开药店的。那个药我包了有半年左右的时间,我自己估计,我的脚就是用药治好的。我们村里还有其他人烂脚的,烂死的人也有,但是我已经记不起来了。烂脚都是日本来之后才有的,农历六七月的时候,天气热的时候。我们雅宅村当时有百多人口,因为那个黄胖肚病死了二百多人。我们村上有个陈汝泉,一家6口人,其中父亲、母亲和儿子先后死亡。就剩下老婆和两个儿子。那两个儿子野名(赖名)叫大木奶、小木奶。他们家的田和我们家是两隔壁,母亲到田里干活,小孩就带着放在边上的箩筐里。

我奶奶(潘金凤75岁)就一年的农历七月十九日,拉肚子2-3个月死了。1942年到1943年,很多人肚皮都鼓胀起来,很痛的。人得病死了,别人是碰都不敢碰的,都是自己的亲人帮忙收尸的。

我是一九四九年参加工作的,那年五月七号金华解放,第三十五军来了。原来的保长逃了,我主动帮助金华县委工作,过了年我就到工作组去了。一九五二年下半年的时候,金华县委工作组把我调到区里工作。之后,被区里派到源东乡做驻乡干部,是生产助理员。当时在梅村要办低级农业合作社,负责人就是金华县四个劳动模范之一的叶后溪。四个劳动模范一人办一个低级社,我就在叶后溪这里帮干。这年下半年到一九五三年,低级社办好了,转向高级生产合作社。后来,有人说我因参加过国民党组织被下放。

现在,我生活还好,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三个孙子、三孙女。我每个月有一千多元的退休补贴费和一百五十元的高龄补贴。(注:因龚更生当时参加过国民党组织被处分,下放到山下施

采访:白永明、李儒钧

整理:白永明、李儒钧、施化果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