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细菌战

邢锦彩回忆日军进犯村里后

时间:2019-05-05 20:41:19  作者:版主  来源:中国施化果桃网  查看:10  评论:0
内容摘要:   地点:浙江省金华市金东区源东乡   采访时间: 2015年9月28日13时我叫邢锦彩,今年92岁了。农历一九四二年四月初八,日本鬼子从三个方向到我们源东。一路从大封门进到山下施,一路从孝顺镇经鞋塘、洞殿到这里,剩下一路从潘村翻越积德岭进来。从早上到傍晚,一路上都是日本佬;他...

   地点:浙江省金华市金东区源东乡

   采访时间: 2015年9月28日13

我叫邢锦彩,今年92岁了。农历一九四二年四月初八,日本鬼子从三个方向到我们源东。一路从大封门进到山下施,一路从孝顺镇经塘、洞殿到这里,剩下一路从潘村翻越积德岭进来从早上到傍晚,一路上都是日本佬;他们背着中间圆的红的旗子来了天,山下施村正赶集,日本人就像从天上掉下来一样,大家一看到马上就跑了。那天天下雨,日本鬼子在这里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抓了四个人当挑夫,那几个人不肯干就被杀掉了。堂有几十幢房子被日本鬼子一把火烧掉了。村子里的人当时都躲到山下施村那边山上,躲了三个晚上。那个时候天气也热,等我回来的时候,楼上都是血家里的鸡鸭都死了,都发臭了,日本鬼子直接把死鸡放在水缸里。家里面的东西都被砸掉了,可以用的东西都没有了。装粮食的坛子,做饭的锅里,日本鬼子把粪便拉在里面日本佬还抓了四个人走,都是三十来岁的人,那些人再也没有回来过。有个叫黄某钱的人,被日本人抓住,用手臂粗的木棍猛打黄某钱,他始终不愿意干;日本鬼子就把他当作枪靶子,用刺刀一刀、一刀地杀掉了。那个时候,天上日本鬼子的飞机很多的,从源东飞过。孝顺镇被日本佬飞机炸过,有个学校被炸了。飞机会去炸火车,火车上有南下的人和货。日本佬炸不到火车,就用机关枪扫射;火车司机为了避开轰炸和扫射,就脱离火车头。大封门、太阳岭、沈店几股鬼子会经常来村里抢东西,抓人。

我的第一个老婆是被日本鬼子打死的。1943年10月份的时候,是种小麦的时节,我老婆挑着担子去山上,给家里干活的长工送饭。在村外一里多路的地方碰到下乡抢粮的日本鬼子。我老婆一开始以为是中国兵,就迎了上去;等走近才发现不是中国兵,要逃走已经来不及了,日本佬抡起枪,一枪被打死了。那个时候我老婆肚子里还有一个小孩。

我们邢村那个时候有四百多人口,那个时候黄胖肚大病很多。得病的人肚子鼓胀,整个人没有力气,会吃饭但不会干活。(邢锦彩的妻子补充:日本鬼子走了以后,我们回来,家里都是死鸡死鸭臭烘烘的,天气又热,很多人就得这个病了。我们这里有做梅干菜的习惯,日本鬼子把粪便拉在洞里,再把梅干菜盖上去。做饭喝水的地方也是这样。)这个病一直到七十年代还有。再后面,这个病就没有了,我们这里一直很重视防治这个病。(倪安记补充:这个病很厉害,1971年很多人看到死老鼠之后,就吐血死了。山下施有两个人,一个叫施虎,另外一个叫倪安记还好抢救及时幸免一死

我们村有很多人烂脚,脚先是肿胀之后就烂了。有一个男的,叫邢希贤,从山上回来以后一天吃饭的时候突然左脚很痒。他去抓,抓破了,就烂了。那个时候他是六十七八岁的样子,烂脚流血第二天就死了。还有邢金芳,男的,那个时候二十五六岁也是烂脚的。他两条腿都烂,就剩下骨头,烂的地方都生虫子了,烂了几十年,也是日本鬼子来过以后烂脚的。他去很多地方医过,塘那里有个山东人开的药房。(邢锦彩的妻子补充:那个时候讲把棺木烧成灰倒在伤口上。)村里当时还有三个男的也是烂脚。一个是施买儿;一个是孙永吉,烂脚的时候五十多岁,家里是做糕饼的;还有一个是邢春法,五十来岁。我的哥哥邢正文脖子被日本鬼子用绳子捆过,那里有溃烂,皮肤黑黑的。过了两年就死了,也是治不好。烂脚的人都是日本鬼子走了以后,从山上回来以后才烂的。当时国民政府宣传过,让我们小心日本鬼子放毒。
采访:白永明、李儒钧,整理:白永明、李儒钧、施化果。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