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特搞

我迈出了门槛去寻找答案

时间:2019-11-27 12:53:35  作者:版主  来源:中国施化果桃网  查看:3  评论:0
内容摘要:中国军队第二十五集团军及第28军一部,在新昌、安华、新登之线及东阳、义乌、浦江、桐庐之线,实行抵抗后,主力撤向金华、兰溪地区。5月22日晨,日军在飞机掩护、坦克开路之下,第116师团从北线在郑家坞下火车,经过浦江直击兰溪北;第116师团一部从田畈周沿立平头杀进源东;第61旅团野副...

 

中国军二十五集团军及第28军部,在新昌、安华、新登之线及东阳、义乌、浦江、桐庐之线,实行抵抗后,主力撤向金华、兰溪地区。522日晨,日军在飞机掩护、坦克开路之下,116师团从北线在郑家坞下火车,经过浦江直击兰溪北;第116师团一部从田畈周沿立平头杀进源东;61旅团野副昌德旅团从东线义亭,经溪口杀进源东;河野旅团、酒井直次一部从南线孝顺进入源东与第61旅团在源东聚集

抗战时期,源东地处军事战略要道。5月22日,侵华日军进犯源东,控制了东阳、义西、金东等重要通道,封锁了浙赣铁道线以北地区,以切断从北线增援在兰溪、寿昌一带固守的中国军

与永恒的时间相比,人的一生实在太短暂了,更何况十月的天空在生命中并不常有,它虽有屈指可数的三十一天,但给我的意义却深刻而久远。2013年10月,我探访了金华市金东区傅村镇调查抗日战争时的见证人阮新颖

溪口村位于金东区东北角,它的西侧与源东乡长塘徐村紧连,北面与源东乡丁阳岭相连;它的东边与义乌市上溪镇下宅村接壤,是通往兰溪北的唯一通道。村民91岁高龄的阮新颖老人,他被日军抓去到玉山修飞机场26天。在浙赣战役中共吃刀会与中国军队联手前去玉山机场营救出来他对遭受日军迫害的场景像播放电影一样历历在目老回忆---

那天是四月初八,天空不停地下着雨。日本鬼子来了,我们就往村北的双尖山逃亡。日本飞机飞得很低,瓦片都被飞机的风掀起来了。日本鬼子一进村,值钱的东西都被他们抢光了,看到青壮年就抓。那天下午,我被日本鬼子抓住就绑在房柱上;我叔叔也被抓了,我们村一共被抓的青壮年有40多人。第二天,日本鬼子叫我挑石灰和饭盒,随他们到源东乡尖岭脚村口歇了下来,只见日本鬼子在岔路口用石灰画了一个十字,并往太阳岭方向步行,我们在太阳岭住了一夜。第二天早晨,我看着日本鬼子在地面上用石灰画了一个箭头,朝太阳岭北方向。我挑着担子,跟着日本鬼子到了浦江境内往西去的白沙镇与横木交界处(现在属于兰溪管辖),在那里停了下来,我们中国军队与日本鬼子展开了激烈的交战。

我们在山坡一侧,不敢看双方军队交战;我们蹲守在山坡下,只听到炮“轰隆声……”过后,又听到了枪声“嗖嗖声……”同时,我听到日本鬼子“叽里呱啦”的像个猪叫声。

过了个把钟头,骑着马匹的日本鬼子挥着马刀命令我们前进,那个应该是日本鬼子的头头。在鬼子手里,大伙们感受到没有一丝的人情味,那儿就像一个人间炼狱,时时烧灼着我们的心。那儿就像一个冰冷的国度,我就像一棵流落天涯的乞丐。日本鬼子与我们中国军队打起来了,鬼子就叫我们去搬运炮弹;我们当中有兄弟不愿意去,日本鬼子就把他抓起来,不是用枪托打, 就是用刺刀毙命;有位只有十七八岁的男孩,个头高高的,很强壮;他不听鬼子的话,就猛冲向鬼子去抢夺枪支,结果被另外一个鬼子从他身后用枪刺刺了进去。但在同一个时间,这个男孩一把将对面这个鬼子的枪刺卸了下来,一个转身将刺刀深深地扎进鬼子胸部,我们都听得他身后的鬼子‘啊’一声,被他一刀刺死了。这个小年轻,很勇敢!在关键时候,我们中国人就要像这个小年轻那样和日本鬼子拼命!

大概到了阴历4月底,日本鬼子往龙游方向追击我们中国军队。我挑着烧饭的铁锅等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日本鬼子押着我们往兰溪城那边赶路。日本鬼子走路很快,如果我们走路慢点,就被鬼子打骂。日本鬼子精灵精灵的,他们怕被中国军队袭击,把我们这些抓来的人,分成几部分,一部分走在队伍前面,一部分走在中间,日本鬼子插着我们走;我们像是一群牛似的被日本鬼子赶着走。

在兰溪北郊那边的一座小山头,日本鬼子建立了据点,我在那里替鬼子做饭。那天,我下山去城里买菜,日本鬼子押着我,我们根本没有逃跑的机会;我一直在想,如果有逃跑的机会,我死也要逃回家。

有一天中午,我做好饭倚靠在一棵树下,双眸向小溪那边望去,心中充满了哀怨的情愁。我看着飘零的落叶洒落在水面上,落叶顺着溪水向远方飘去,我的心更凉了。说到这里时,阮新老人很激动,他的心仿佛要跳出来似的。他说,第二天太阳两杆子高的时光,在下山买菜的路上,他遇到了吃刀会几个人。他们胆子很大,个个拳头手脚很好,就像我们电影里看到的那样;他们伸出手,把押解我的那位日本鬼子的脖子‘咔嚓’一声,日本鬼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毙命了。我命大,被吃刀会救了出来。但我顾不得吃刀会的人,就一直往前西北方向跑,结果我迷路了,跑进了前方一片松树林。我躲在一棵大松树后面,双手抱着树干,喘着气 ;此时在我们屁股后面有五六个日本鬼子蹲在那里大小便的,我浑身发抖,怕的舌头都僵硬了,就那样被日本鬼子又抓走了。

阮新老人那段被日军抓去的亲身经历不忍言白,他现在感觉到自己像一只凤凰,经历着浴火般的涅磐,如今得以重生,仿佛他的心灵完成了一次生与死的旅行,当下的体会却是平静中夹杂着丝丝的喜悦之情!当我独自一人蹲坐在老人家石头门槛上时,我却突然听到有一滴水珠子滴落到地面上……离开眼前这位老人,我迈出了门槛去寻找答案……(上)
附注:
参考文献:岳星明,《浙赣战役回忆录》,中国文史出版社,等。
          口述:阮新颖,亲身经历者,浙江省金华市金东区。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那些人,那些红色的革命故事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