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特搞

纪实:听老兵讲述金华抗战的故事 ——抗战老兵胡庭棋口述

时间:2020-01-07 17:07:39  作者:吴则正 施化果  来源:中国施化果桃网  查看:4  评论:0
内容摘要:   [采访 吴则正 整理 施化果]2016年4月17日,天气晴朗,我和同事吴则正和往日一样,对源东辖区抗战见证人实行拉网式的调查。    那天,我们从源东西部长风垄村开始调查,打听到距离长风垄一公里的半垄村有位当年参加吃刀会的成员。于是,我俩驱车赶赴半垄村,探访了胡庭棋老人。他...
[采访 吴则正 整理 施化果]2016年4月17日,天气晴朗,我和同事吴则正和往日一样,对源东辖区抗战见证人实行拉网式的调查。
    那天,我们从源东西部长风垄村开始调查,打听到距离长风垄一公里的半垄村有位当年参加吃刀会的成员。于是,我俩驱车赶赴半垄村,探访了胡庭棋老人。他住在乡村公路边的一间平房里,房子座南朝北,一个单门关着的。他的邻居喊了几声,里面一位老太太应了声,门是虚掩着的,邻居就轻轻地推开了门。只见老太太拿着针线在缝补什么,胡老躺在床上;老太太向我们解释说,他老伴听力不好,双脚不会走动。问起原因,是日军打进来时,双腿感染细菌造成烂脚的。我们向胡老说明来意,他老伴去床前,把先生扶起来。
    我们站在门口,胡庭棋老伴走过来,我被她一眼认出来了。三十年前,胡夫人在山下施做生意时,摆摊用的工具都是寄存在我家里的,说我娘很客气。我家住在街边,方便生意人搬运杂七杂八的东西。那时,我对这位老太太是有印象,我说:“您儿子是不是很胖的?”老太太回我话说:“对的,对的!现在,他在孝顺镇上做生意,房子也买在那里。”
    说话间,老太太扶着胡老坐在一把靠椅上。 这时,我同事吴则正问他:“胡老,您是哪一年出生的?”
    胡庭棋:“我是农历八月十五(1923年)出生,今年已94岁高龄。在吃刀会有三年时间,我爷娘(父母亲)把我卖了壮丁,去部队当了兵,到过东北打仗。在孟良崮战役中,我被共产党的部队俘虏了,解散送回家。1949年5月,我在金华地委干校学习2个月,分到浦江县马占、中余、平壶等地方当乡长,搞土改。1962年,国家困难时期,我被下放回家。”
    我先引出采访话题,说:“胡老,吃刀会在我们金华很有名气。据《金华县志》记载,吃刀会的前身是国术会,在这前面是武术馆。曾经反对官府增加婴儿人头税收,加之当年严重干旱。于是,华峰施氏的族人施新金、施新玉、施光贝,还有雅高村陈国良等为头,组织千人的‘爱婴军’起义。金东义西一带有三至五千多农民自发参加了这个组织,‘爱婴军’用五指炮攻打金华衙门,官兵逃出县城。后来,‘爱婴军’的几位领导者被捕,牺牲在金华监狱。”
    吴则正接过话题,问道:“胡老,我们请您说说有关吃刀会的事。还有,您是哪一年参加吃刀会的?为什么要参加这个组织?组织的头目是哪一个?”
    胡庭棋:“17岁那年,我参加吃刀会,开始练武。吃刀会头头是张启圭,他武功也很好的。他的顶头上司是‘施和记’酒坊老板。那时,我们这一带的土匪很多,为了保卫家乡,我参加了这个组织。再说,我家里很穷,饭都吃不上。去练武,不但可以练身体,还有饭吃的,我们穷人就不会饿肚子了。那时,我们吃刀会有三四百人,生活上的支出,由施和记老板承担。他家有来头,在国军里当旅长的黄子仁是老板的靠山;金华府里,也有老板的靠山。老板的这些关系,支持着吃刀会。”
    吴则正:“那时的土匪会不会抢劫源东人?土匪用的是什么武器?他们是不是像电影里播放的那样有自己的山头?您是否还记得‘施和记’酒坊老板的名字?” 胡庭棋:“我们吃刀会是为了维护家乡治安,不受外来土匪袭扰。源东附近就有几股势力,曹宅这边是邢小显什么自卫队,太阳岭翻过去有浦江洪邦基自卫队,我们源东是山下施自卫队,长塘徐自卫队,都有自己的人马和武器。山下施武器是施和记酒坊老板提供的,都是国军里面的;施和记酒坊老板是山外的,叫樟洪,他还有一个名字叫金福,我对他印象很深。还有一门五指炮,但这门炮一般不拿出来用的。”
    吴则正:“吃刀会都有哪些人员参加的?和其他自卫队有什么不同?”
    胡庭棋:“我们的师兄弟,有傅鸿棋、施金芳、吴朗坤、施世根、施鸣军、施世福、施新根,山下施还有施世剑、施世松,丁阳岭村有个施鸣盛,个头高高的;小金蕃和山下施村开酒坊的樟洪是亲戚关系。山外面的人,参加这个组织的人很多。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忘光了。要想参加这个组织不是随便可以进来的,一是家庭条件很差的,二是有爱家园的,三是与施氏有血缘关系的,而且要由甲保长每个学年拿出3块白洋(银元)作担保,才可以进来的。如果学员能好好地学习,半年内能学会三套拳经,3块白洋就如数退回。有的学员很笨的,一套都学不会。没有这三个条件,吃刀会要不拒绝,要不清退。”
    吴则正:“吃刀会也有自己的规章制度,很不错!学会三套拳经,然后学员的去向呢?”
    胡庭棋:“我们是白天在家里干活,晚上去学习南拳。半年后,吃刀会要组织观摩大会,学员之间要进行比武。吃刀会自己比武的,就放在练武的地方,边上有个小厅,在里面举行。如果是年底比武的,就放在山下施农村的戏台基进行;能拿到名次的学员,可以留下来继续练武。拿不到名次的学员,由学员所在农村的甲保长领回去,吃刀会还送给每个人2块白洋。我们师兄弟当中,有很多人功夫很好,往地面一脚腾起,地面上都会留下脚印。我不是空口说白话,山下施农村的施世福、傅鸿棋、施冬机,后施村施金力、施世根,等等,武功都非常好的,六七人都没有办法近身的。小金蕃(施金芳)武功好,当了金华县政府童贵孙秘书的保镖,傅鸿棋当了第八大队第三中队队长徐作猷的保镖,施长福是樟洪的保镖,因他们都是亲戚关系,带在身边的。”
    吴则正:“日本鬼子来的那一年,根据隔壁邻舍讲,吃刀会去营救被日本鬼子抓去的一帮青壮年,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 我的同事一说到“吃刀会营救青壮年”,好像激活了胡老沉睡已久的记忆,他马上来劲了,仿佛是哥伦布受葡萄牙国王的资助,率船队从欧洲出发,一直向西航行,横渡了茫茫的太平洋,终于发现了新大陆。
    胡庭棋挺了挺身子,说:“日本鬼子打进来了,那年我19岁。晚上,我在吃刀会练武。白天,我在胡庭泉、胡庭有家里当长工。我们晓得了日本鬼子杀人放火了,就赶快往农村后山坎那边逃亡,在那里打起了地铺,我们躲在那里。晚上,我偷偷地逃到吃刀会。山下施那里被日本鬼子放火了,烧了很多房屋。我就往双尖山那边逃,夜里躲在一个山坎里。第二天上午,我碰到了吃刀会的傅鸿棋、施和记老板,我们已经晓得是日本鬼子先遣部队路过洞殿里(源东),一大早已经从山里撤到太阳岭。那天下午,我们接到溪口村一群青壮年被日本鬼子抓走的情报,我们山里也有一些青年人被抓走了。于是,吃刀会商量准备前去营救。当日晚上,施和记老板组织了营救小分队,立即采取行动。”

    纪实:听老兵讲述金华抗战的故事 ——抗战老兵胡庭棋口述

   吴则正:“据说,你们在营救当中,遇到了危险,有吃刀会的人牺牲了。” 胡庭棋:“那天傍晚,我们带上干粮,是米胖粉(山民用米炒熟,碾成粉末),从山下施急急忙忙地出发。我们有十廿个人,在太阳岭脚,没有到岭上就与日本鬼子对上了。施新根触碰到日本鬼子埋设的挂雷被炸死了,我们就退了回来。”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